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弟子規)這本書,影響之大,讀誦之廣,僅次於(三字經)。(弟子規)原名(訓蒙文),原作者李毓秀(公元一六六二年至一七二二年)是清朝康熙年間的秀才。以「論語」「學而篇」弟子入則孝,出則弟,僅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為中心。分為五個部分,具體列述弟子在家、出外、待人、接物與學習上應該恪守的守則規範。後來清賈存仁修訂改編(訓蒙文),并改名(弟子規)。

 
    基礎學科
   


《弟子規》與佛法的修學

蔡禮旭老師主講 2005.3.6~3.13 啟講於 澳洲淨宗學院
本文轉載自 佛陀教育─誠敬人生

十一集:【52-118-021】

將入門。問孰存。將上堂。聲必揚。
人問誰。對以名。吾與我。不分明。
用人物。須明求。倘不問。即為偷。
借人物。及時還。後有急。借不難。

  尊敬的師父上人,尊敬的諸位法師,諸位同修,阿彌陀佛!


  我們剛剛提到左公看到史可法心生歡喜,因為他幫國家選到了一個很好的人才、棟樑,後來左公與史可法同朝為官,一起奉獻朝廷。因為明朝末年,宦官當政,左公被這些亂臣陷害,關到監獄裡面去。因為監獄一進去就會有相當多的磨難,會有些嚴刑拷打,所以史可法非常緊張,很怕老師在監獄裡面不知道會受到什麼樣的殘害,想盡辦法要去探望老師。他的老師確實也被刑囚的相當嚴重,拿著燒燙的鐵片捂在眼睛上面,還有膝蓋以下也被切掉了。史可法心急如焚,就去求獄裡面的這些士卒,這些士卒也被他的這一分對老師的孝心感動,就建議他偽裝成撿破爛的,撿這些臟垃圾的模樣,混進監獄裡面去。


  當史可法走進監獄,緩緩的朝老師的方向過去,當他看到老師的整個身體狀況,他不禁痛哭失聲,撲過去在老師的面前。左公雖然眼睛張不開,耳朵可以聽得到,當他聽到史可法的聲音,突然非常警覺,用他的雙手把眼睛撐開來,目光如炬看著史可法。他說:你是什麼身分?你是國家的棟樑,你怎麼可以讓自己身陷在這麼危險的境地?與其這些亂臣賊子把你害死,不如我現在就活活把你打死。說完以後,左公就撿起身旁的石頭往史可法的方向扔過去,史可法看老師這麼震怒,也趕快離開。諸位同修,左公為什麼這麼生氣?深怕學生的安危,深怕國家的前途受到影響,縱使他已經身陷在這麼樣大的痛苦之中,他念念也沒為自己,還是為國,為自己的學生。


  後來左公去世了,史可法也常常擔任國家的要職,他也帶兵在外。他帶兵在外的時候,都沒有去床上睡覺,讓士兵分成三隊,輪流跟他背靠背休息,守夜。這些士兵看了以後,也很難受,就對他說:大人,你這樣子身體會受不了。史可法就對士兵說:假如我去睡覺,剛好敵人來犯,讓國家受到損害,那我對不起國家,我更對不起我的老師。老師教誨要念念為國,史可法確確實實不敢忘懷,所以回饋師長最重要的是要依教奉行。


  佛陀從忉利天講經,下了凡間,有一位比丘尼搶在最前面,她說:我是第一個見到佛陀的。佛陀對她說:你不是第一個見到我的,須菩提是第一個見到我,因為須菩提見到了諸法實相,須菩提能夠依照老師的教誨去奉行,那才是真正見老師。所以我們跟師長學習,要心跟,不是只有身跟,只要我們的心跟師長相應,我們就是時時當一個好學生。師長也教誨我們,要以《無量壽經》為你人生的劇本,四十八願就是我們的願。當我們的心、我們的願、我們的解、我們的行都跟阿彌陀佛一樣,我們也可以在當下努力去經營出西方極樂世界。


  所以「願將東土三千界,盡種西方九品蓮」,我們要深刻去感受到佛陀事跡的悲憫。「如來以無盡大悲,矜哀三界,所以出興於世,光闡道教,欲拯群萌,惠以真實之利,難值難見,如優曇花,希有出現」,如來的無盡大悲,我們要深深感受,放在心上。如來要給予我們的真實之利,我們要好好掌握住,什麼真實之利?當生成就,當生成佛。所以「若諸有情當作佛,行超普賢登彼岸,是故博聞諸智士,應信我教如實言,如是妙法幸聽聞,應常念佛而生喜」,更重要,最後「受持廣度生死流,佛說此人真善友」。我們有緣得到這個真實利益,我們也有義務要受持廣度生死流,我們這樣就是佛陀的好學生。所以我們鄰裡鄉黨、親朋好友都要把正法、把當生成就的機緣廣宣流布。


  後來史可法每一次回到他的故鄉,第一個不是回家裡去,先到哪裡?先到老師的家裡,雖然老師不在了,他的師母還有老師的後代子孫,他都竭盡全力奉養照顧。我們從這個故事當中,感受到古代人師生的情誼,給我們內心很深的感動。我們要見賢思齊,我們一生當中遇到非常多教誨我們、幫助我們的長輩,我們也要立身行道,好好把人生過好,他們都會非常歡喜。


  我在小學時候,成績不怎麼好,讀了四年,成績都是進進退退。要上五年級的時候,剛好我分配到我的小學老師姚老師那一班,我的母親剛好也在我們學校任教,我的老師就問我的媽媽,他說這個孩子怎麼教?我媽媽想了一下,就說:這個孩子不愛念書,但是很愛面子。愛面子好不好?不好,可是可以順勢而為。我們老師一聽,他就點點頭:好,我知道了。編班那一天,所有的四年級學生在操場中間,十二位老師站在操場旁邊,然後開始,一班,某某某,這個學生就跑到一班;二班,誰,他就跑去;我就跑到了七班,念了五年七班。


  整好隊伍以後,回到教室,我的姚老師他就說:蔡禮旭,你跟兩個同學一起去拿掃把。小學生被老師叫到都很高興,可以為老師服務,就趕快跑去拿掃把回來。接下來我的老師又說:蔡禮旭,帶五個同學去搬書。我們又趕快去領新的書。所有這些前置作業都做好了,然後我的老師就說:來,我們來選班長,我提名蔡禮旭,其它你們提名。選舉結果怎麼樣?新編班,認識的都三、四個人而已,哪有認識很多人,只是耳朵裡面都聽到哪個名字?所以我就這樣順利當上班長。但是班長在小學生的心目當中跟什麼畫上等號?品學兼優,所以我就不能成績不好,這樣我面子掛不住。老師不費吹灰之力,沒有叫我用功,從此以後,我的名次就沒有再掉到三名之外。所以確實,教導孩子可以因材施教,觀察好,用很善巧的方法去成就學生。老師的這個做法,從此以後,我就沒有再為了學業在那裡讓父母擔心。


  後來我考上了教師,我也很歡喜,又回去找我的小學老師。我跟老師坐在素食館裡面,我請老師吃飯,旁邊服務員走過來,就問說:這一位是?因為我也常跟母親去這一家素食館吃,我就跟他介紹,這是我小學老師。他一聽也很羨慕,小學老師現在還有聯系,還一起吃飯。剛好因為那一段時間已經聽聞佛法,我就把《認識佛教》、《三皈依》這些老和尚的教誨就送給我們老師。他拿了很歡喜,就對我說:從今天起,我是不是要叫你師兄?我跟老師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老師就是老師。內心感受到師生這個緣分可以是人生很高的享受。


  後來我還跟老師就教學經驗做探討,老師也把他很多寶貴的這些智慧都全盤托出,告訴我。後來因為我到海口推展中國文化,推了一段時間以後,我就打電話給我的小學老師,跟他報告學生在大陸做的情況。結果講完以後,老師在電話的那一頭一直笑,他說:有你這樣的學生我真高興。所以從中我們體會到,只有兩個人絕對不會嫉妒你的成就,就是我們的父母,還有我們的師長。其實我們對於師長,在物質上也沒有什麼好供養,最好的供養就是能夠立身行道,能夠讓師長給我們的教誨在我們身上開花結果,利益家庭,利益社會國家。
我在從事教學以前,是先去補習班補習,都還沒有考上,但是我們的內心很篤定,一年沒考上,怎麼樣?再來一年;兩年沒有考上,再來一年,要有破釜沉舟的決心。所以我在去補習的時候,已經離考期只剩下四個多月,很多同學都已經準備半年多,有的已經考第二年、第三年都有。所以第一次模擬考,我離標準分數四十多分;第二次模擬考,離標準分數還差二十分;第三次正式考,超過標準分數四十四分。考試是打心理戰,要保持平穩,我在這四個多月的準備,確確實實都沒有緊張。結果在考前前一天緊張了,還是會有業障現前,有位長者陪我去考試,因為我當天沒睡好,我不敢再吃鎮定劑了。結果一出門,準備要去考試,這個長者一看我臉色發青,他也不好意思問,那天考試一連考下來考了好幾科。考完試,我們回家,在回家的途中,這位長者就告訴我,他說你會考上。我說為什麼?他說因為你第一節課是臉色發白,考到最後出來臉色泛紅。所以業障慢慢有消退一點,後來確實順利考上。


  在我要當老師的前夕,在補習班,我有個很老的朋友,已經二十年的小學同學。我跟他確實是患難與共,曾經一起騎摩托車,我載著他掉到水溝裡面去,結果我的胳臂都摔斷了。還有一次他被人家綁架,還是半夜三點多,我跟我父親去警局去跟他會面。當一個人處於這麼樣的驚恐,一看到好朋友,眼淚當場就掉下來,所以我這個朋友情誼很深。他這輩子第一次交女朋友,都已經二十幾歲了,二十五、六歲了才第一次交女朋友,代表我這個兄弟怎麼樣?很老實。他也就交了這麼一次,後來就結婚了。他交了女朋友就打電話給我,他說:我交女朋友,你可不可以幫我看一下?我很歡喜:好好好,來我們家坐坐。


  結果在這坐的過程,他現在的太太就說「我們老師說、我們老師說」,就常常提到她的小學老師。我心裡想,這個假如是五、六歲的孩子我也不意外,一個二十多歲的人會常常掛在嘴上,我的老師說什麼,我就很驚訝。這個老師給予她的影響,不亞於她的父母,所以對她的老師就生起了崇敬之心。我就脫口而出說,我可不可以跟你的老師見見面?她老師已經教書三十多年,一位女老師。她就說好,我去問我們老師。當天晚上就覺得自己太唐突了,都還不認識她老師,就提出要求,自己覺得不好意思。隔天就打了一通電話給他太太說:我看算了!下次有機會再講。他太太就說,我已經跟我們老師講了,我們老師說像你這樣的人,趕快進入教育界,所以她已經決定要跟你見面。這因緣就促成。


  那個禮拜我的同學就開著車子,載上我,然後去接他太太的老師。結果人生的緣分相當奇妙,她的老師跟我們家住的只差五百公尺,所以緣不到的時候,縱使見面也不相識。上了車以後,她的老師回過頭來,第一句話給我很深的震撼,她說:教書三十多年來,我的學生教我很多東西。對我們還沒有任教的人來講,這樣的言語幾乎是聞所未聞,一般老師的形象都是指著孩子,你這裡錯了、你那裡錯了。但是她卻深刻感覺,就是因為孩子的種種情況,提升了她的智慧,提升了她教育的經驗。當一個老師面對孩子是這樣的態度,當然她的學生對她就非常印象深刻,也非常感恩。


  她接著又說:學生犯錯的時候,就是我們教導他的時機出現了,所以不可以亂發脾氣。我從這樣的經歷當中,體會到假如師范院校的學生能夠在還沒有踏出校園、還沒有任教以前,就能夠得到這些非常有經驗老師的教誨,他教學的路途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而且心態一正,方向就正。所以我們也深刻體會到,教育界一定要非常重視倫理,只有重視倫理,才能把這些寶貴的經驗源源不斷往下傳。假如沒有倫理,我們這些年輕老師一畢業,看著這些老的老師還說:你看,我現在讀的理論,你們都沒讀過。那個傲慢心一起,長者會不會教?不可能,因為我們不受教。


  其實近代這些教育心理學、教育哲學教出來的孩子變怎麼樣?有沒有比較好?所以是不是新的東西比較好?要謹慎,謹慎!我們在讀教育理論讀了一年,真的比不上一篇中國的教育哲學─《禮記﹒學記》篇,這篇文章在我們的手冊裡面有。其實學習最重要的第一件事是什麼?立志!第一段就告訴我們,「建國君民,教學為先」,要救一個國家,教育才是根本。讀書人一看到,原來學習首重立志,他那個根就紮對了。但是我們接受教育心理學,沒有這個教導,反而這些理論都是從什麼實驗出來的?拿什麼當實驗?拿老鼠,拿貓,拿狗。所以這些實驗教出來,是要把人教成什麼?動物!對,他是用動物的行為來教人,那人會教成什麼?所以下一代無父無母,沒有道德仁義。所以,不是新的東西好。


  我們看到孟子一段話,仁、義、禮、智才是人之四端,人沒有這四個東西跟禽獸就沒兩樣,這才是教做人,這才是教育。孟子說:「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所以,仁義禮智就好像人有兩只手、兩只腳,假如沒有仁義禮智,這個人就不完整,跟禽獸幾希?跟禽獸又有什麼差別?所以面對這個時代,諸位同修,我們要很謹慎,知識癒爆炸,混在裡面的邪知邪見就癒多。


  有一本書很有名,叫《窮爸爸富爸爸》,諸位同修有看過的舉手?好,諸位同修都是師長的好學生,都一門深入,不亂看電視,不亂看書,隨喜功德。這本書裡面就提到,從小要讓孩子管錢,他的立基點不錯。裡面就有建議,孩子假如做家事,你要犒賞他,給他鼓勵,給他兩塊,給他三塊。有個家長她看了以後,馬上就跟她女兒講,你幫我洗衣服,給你三塊錢;幫我洗碗,給你兩塊錢,列出了一張工資表。結果她就跑過來跟我們說,她說真有效,我的女兒本來很懶惰,突然變得非常勤快。有沒有效?老祖宗說要道法自然,太有道理,假如不道法自然,求快一定會有副作用,所謂欲速則不達。但是因為功利主義掛帥,現在的人想什麼都是要快速解決,都跟自然不相應。


  比方說,中醫跟西醫就不一樣,西醫強調快速,本來在流鼻涕,藥一吃下去馬上不流了;咳嗽,藥吃下去,一下子一、二天就不咳了,看起來很有效。我們注意一下,孩子常常吃藥,有沒有吃的身體癒來癒好的?有沒有哪一個糖尿病患到西醫裡面,後來說我糖尿病好了?都是癒來癒嚴重,而且大量吃藥,傷肝、傷腎,很多並發症都會出來。為什麼會流鼻涕?我們要從症狀去了解它的原因,為什麼人會化膿?其實那些都是我們的免疫系統跟這些侵入的病毒打仗,打完仗之後,會有屍體留下來。所以你看到鼻涕,你要給它合掌:辛苦你們了。它在為我們的身體打拼,你怎麼可以把它消滅掉。


  人不懂得去了解真正的原因,因為當病毒侵略,這個這麼精密的人體會啟動免疫系統。為什麼會發燒?我們看兩兵相交,刀子撞在一起,會有火花產生,就會發熱,所以就上升溫度,它代表你的系統很認真作戰。這個當下不應該吃藥,你這西藥一吃下去,它看到病毒,殺了,看到你的免疫系統,通殺。所以現在有一個致富的方法,你只要能發明出一種藥,只殺病毒,不殺免疫系統,保証你會一夕致富。但是現在有沒有這種藥?沒有。所以吃下去以後,壞的殺了,好的也殺了。我們看看孩子吃藥吃個兩、三天,氣色都會明顯消瘦下來,而且沒有胃口,因為腸胃裡面好的細菌都殺光了。他癒沒有胃口,吃東西就癒不能吸收營養,就會惡性循環。這樣的孩子往往只要流行感冒一來,他必然要去拜訪醫生,假如從因果來看,可能前輩子也欠醫生不少錢。


  這個惡性循環要到什麼時候?很可能父母要擔心孩子的健康擔心一輩子都說不定。我記得我小時候去看西醫,這個西醫非常有醫德,看我的病情不算太嚴重,他都告訴我,多喝開水多休息,不用打針,不用吃藥。結果現在的醫生是怎樣?不只要吃藥,還要左右各一針。其實有時候也不能完全怪醫生,現在都是什麼?去看病的人好像沒被紮兩針心裡不安心,沒被吊點滴吊個幾個小時,好像就心裡怪怪的。所以正確的知識很重要,發燒的時候,只要不要太高,就不會傷身體,我們應該讓孩子睡冰枕。當孩子常常能跟病毒打仗,他免疫系統可能在兩、三歲的時候就漸漸健全起來,當免疫系統一健全,就是一輩子受益。所以在醫學當中,人都貪快。


  再來,在教育孩子當中,人也貪快。有家長來找我們聊孩子的問題,跟他聊完以後,我們就跟他建議,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孩子這個問題已經好多年,現在我們要有心好好配合個半年、一年,慢慢讓孩子的行為可以導正過來。這個家長一聽到半年、一年,馬上臉色怪怪的,可能心裡在想:我哪有那麼多時間!要出去的時候說:老師謝謝你,感謝,感謝!離開以後,從此有沒有再來?沒再來。可是假如他在報紙上看到,只要你花三千塊、五千塊,三天密集培訓,保証你能教出天才,相信那一次報名的人數會怎樣?趨之若鶩,大爆滿。人都貪快,由於貪快,理智就提不起來,這種現象叫聽騙不聽勸,認假不認真。所以我們要思考到現在人的思想,確確實實有很多的部分都受到了這些功利主義的幹擾,連我們當老師的都是如此。


  所以這些年長老師的經驗就非常的難能可貴,我們要修學普賢十願,要「請轉法輪,請佛住世」。有這麼好的老師,不能我一個人學,所以我就讓很多的同學、朋友去聽這個老師上課。怎麼上?不是看一節課,現在很多教學演示,都怎麼演示?準備二、三個禮拜,然後來教四十分鐘,能看到什麼?看到很刻意的花一大把時間做了一大堆教具,演四十分鐘。那節課教完之後,那個老師會癱在地上,累得半死,這樣真不真實?不真實。這個老師怎麼樣教給我們看?從第一節課看到最後一節課,而且她不刻意準備,平常如何引導孩子,如何教學,真實呈現。後來我很多的朋友都把他的同學帶來,還有一個師范院校教授,帶每一個班的學生,輪流,一次差不多十個學生來,還要排隊來看這位陳老師教學。所以這一批的師范院校的學生,去考試的時候都非常順利,給他們考試的老師都會說,你是還沒教過書嗎?怎麼可以懂這些觀念?所以確確實實要重視倫理,確確實實有受教的心,會得到相當大的利益。


  我得到這些好老師的教導,我們自己當老師的時候也要自我期許,「經師易得,人師難求」,那我們就要「學為人師,行為世范」才行。所以師生之間也要言而有信。我第一年帶班,之前也有提到,因為要拉近跟學生的信任,所以我都買餅幹、煮東西給他們吃。剛好有一位家長,就是學生的父親,那天我們運動會,家長帶了好多的飲料上樓來。他抓的那個時間剛好是我們去操場排隊,這個家長本來打算這些飲料一放就趕快走。很多家長不大習慣跟老師溝通,為什麼?因為不常聯絡,慢慢就疏遠了。假如能常聯絡,自然距離就化解掉。所以,現在的整個家庭教育要轉動,還必須靠我們學校的老師,因為家長並沒有受過教育的訓練,而老師比較有基礎,假如老師肯多用一分心,將會讓很多家庭受益。


  我看到這個家長他的肢體動作,就可以感覺出來,沒怎麼跟老師講過話,還有點緊張。他就跟我說:老師,我的孩子比較聽你的話,比較不聽上一個老師的話。接著這個家長就說:我兒子講,上一個老師都跟他們說大家一起吃飯,結果每次學生還沒有用完,還在那裡盛飯,老師已經在後面吃起來了。才一句話,「大家一起吃飯」,假如老師沒做到,在學生的心目當中已經怎麼樣?信用已經一點一滴在流失掉。所以當老師、當家長,一言一行要特別謹慎,特別重視,這樣也是給孩子一個言而有信的好榜樣。


  接著他又說:老師,你也是說大家一起吃,但是你都比學生還晚吃。為什麼比學生晚吃?因為當學生盛好飯的時候,我都習慣跟他們講一句俚語。比方說,這個禮拜我們講的是孝道,我就搜集一些跟孝道有關的俚語。為什麼教俚語?因為俚語都是那一個族群裡面老祖宗留下來的精辟智慧,像「手抱孩兒,才知父母時」,當我們手上抱著孩子,感覺到撫養孩子的辛勞,突然才會想到父母的恩德非常的大。所以我每次就這樣先教他們一句俚語,教完以後,走到下面去開始巡視。「對飲食,勿揀擇」,你這個菜怎麼夾這麼少?要不要老師幫你服務一下?學生馬上「不要」,自己就乖乖再去勉強多夾一點菜。我們往往這樣巡視下來,坐在桌上喘息一下,有些吃得比較快的孩子都吃飽了,我們再慢慢吃。所以確實,孩子的眼睛很利,耳朵也很利,而且不止是一雙眼睛,一雙耳朵,是幾十雙同時在看。我們在修學過程,非常感受到教書可以提升境界,因為這些孩子都是菩薩,隨時都盯著你,你有沒有做到?警覺性不提升也不行。


  後來我從澳洲回台灣,那個時候在楊老師家裡住,我一個師范院校的同學知道我回來了,就打了一通電話給我,他說我們學校有個班很難帶,全校最不好帶的班,你要不要來代課一下?他不說最難帶,我們還不見得有興趣,他一說最難帶,我們就很有興趣,「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且很重要,當我們的經驗積累癒快,往後的學生受益就癒大,所以也抓住這個磨練的機會,去學習學習。因為這位老師他教了四十年的書,六年級下學期,他覺得不想再教,教太累了,他這後半學期就退休了,所以必須在這個學期找一個代課老師。


  這個老師他就開始把學生名單拿出來,一個一個幫我介紹,他說這個是奶奶帶的,很皮;另外一個,媽媽爸爸離婚,就把很多情況,家庭狀態跟我講。講下來,我們真是替這些孩子非常的擔憂,幾乎三分之一的家庭都不健全。剛好有十九個男生,講完以後,這位老師他就說,就這麼四、五個比較乖,其他的都不乖。我們聽到這樣的話,內心並沒有很恐懼,反而有一句話提起來「學生犯錯,就是我們教他的時候」,這位陳老師給我的教誨,也影響我往後的教學生涯。當我們有這種堅韌的態度,學生能不能感受到?可以感受到。


  我在從教的過程當中,就有個態度,因為現代這個社會當中,人太功利,甚至於連父母都不知道如何真正愛一個孩子。所以現在自殺率高不高?很高,自殺的人他的內心是什麼狀態?絕望。人為什麼絕望?感受不到溫暖,感受不到關懷。我們當老師跟學生是個很難得的緣分,只要我們真心對待他們,他們一定會感覺到老師很替我著想,他只要覺得老師很愛護他,他絕對不會走上絕路。而且只要往後他的人生遇到問題,他會找誰?他會回來找老師。所以當初任教的時候,我的想法是就待在這個學校,教到老都不要離開,這樣我每一屆的學生都找得到老師。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因為教了一年以後更體會到自己不足,又感受到文化的價值,所以才會辭掉公職到我們學院來學習,學習儒家教誨、佛陀的教誨。


  我接了那一班以後,就開始四、五個月非常好的回憶。一進去就了解他們有四大天王,不是郭富城,是四個常常都要到訓導處去立正站好的那些學生。但是我們真正去跟他們了解以後,這些孩子都很善良,只是比較沒規矩而已,只要你能好好引導他,他感受到老師很有義氣,他也願意癒來癒好,回饋老師的愛護。其中有一個學生,他的臉部表情不是很好,那種感覺就好像我們欠他錢沒還。我就把他叫過來,我說:同學,老師有沒有得罪你?他說沒有。我接著問他,那你的臉色怎麼那麼難看?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這個學生說:五年級上學期。連什麼時候臉色變這樣,他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小孩子都不傻。我接著就跟他說:你這樣的表情會讓人家誤會你,好像你看人家不順眼,往後你臉部表情要放輕鬆,要多露出微笑。講完的時候,他有沒有露出微笑?沒有。「好!」這個時候怎麼辦?你能不能跟他說,「你這麼不受教」,這樣就操之過急。培養信任要點點滴滴,不然我們不是愛護他,是控制,「你給我乖乖的」,這樣會適得其反。


  後來我就有些工作就找他去做,因為我聽到同學談論到他一件事,就是他曾經在這段時間都去市場幫他母親賣衣服。六年級的孩子很愛面子,還會幫母親去市場賣衣服,代表很孝順,只要有孝心的孩子都很容易引導,很容易把他拉拔起來。所以在那段時間之內,我辦公室去沒幾趟,常常都坐那裡改作業。改作業不是真正的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哪?在把我的順風耳打開來,收集學生的情報,不然你那麼短的時間之內怎麼去了解他?所以諸位可不可以感覺出來我很奸詐,但是善惡要從存心看,才有這樣的機緣對孩子的狀況、他的個性有所了解。


  後來我就安排他去當學校的糾察隊,他就站在樓梯口,看這些低年級的小朋友:不可以亂跑,走廊不可以奔跑,來,過來,名字記下來,下次不可以犯。他自己當警察,要不要守法?他走在校園裡面,這些一年級的小朋友都看著他,所以他的行為慢慢就導過來。有一天我就跟他說,因為我發現他滿有正義感,我說老師讓你當班長好不好?他嚇得半死:不行,不行,不可以。因為我從我小學老師那裡學到一個方法,就是讓他當班長。結果我就這樣一直勸導他:不然這樣好了,當一個禮拜就好。他就勉為其難接受了。後來當了一個禮拜以後,從此就下不來,就一直當到學期末。


  除了在做事能力方面,我們時時給予他機會跟肯定,在他學習的過程,比方說在上數學課,他很專注,思維很敏捷,回答的問題很好,我們馬上說:你看這一位同學居然能從這個角度來思考,他很聰明,只要用功,以後不得了。點點滴滴,把他的自信心喚起來。結果第二次月考他考了全班第五名,進步很大。後來我們聽師長的教誨,要多請客、多送禮,所以找了幾個在班上比較有貢獻的人,還有這位班長,就一起出去吃飯,在門口相約。他的母親騎著摩托車載著這個孩子過來,一看到我,馬上霹靂啪啦就講一堆話,這個話不知道憋多久了!她第一句話就說:蔡老師,我的孩子讀書讀了五年半,從來沒有一個好老師看到他。孩子都是父母的心上肉,這句話在一個母親的嘴裡講出來,這個母親的日子好不好過?不好過。所以我們老師一點一滴的付出,都是給父母相當大的安慰。


  這個母親講了這段話,我就把她止住了,我接著就對母親說:這個孩子非常有潛力,從他當班長,從他交代的事都處理得很好,有領導能力,有做事能力。他在學數學方面,思維也很敏銳,只要繼續保持,上了初中以後,成績會癒來癒好。稱讚學生要具體,這樣家長聽起來,他會覺得是真的。雖然我是在講給他母親聽,事實上在講給誰聽?這個學生就站在那裡,聽老師講了好幾分鐘,這些話會在他的心中停留多久?真誠的心會感人。


  後來畢業典禮,我們必須把孩子送出校門去。剛好頒獎,頒完以後,又剩一個獎,我覺得冥冥當中好像有安排,讓我們可以抓住一個機會點。我就對同學講:最後這個獎,我們頒給這個學期做人做事進步最多、學業也進步很多的同學,來,你們提名。當然大家就提名這個同學,他就把禮物拿回去,結果一拿回去以後,一個大男生坐下來以後,眼淚就開始在那裡流。我們當老師站在講台上,下面是一覽無遺,當我當老師的時候,覺得自己很愚蠢,因為以前小學的時候都躲在底下,覺得老師沒看到。


  看到這個學生我心裡想,我是有見過世面的人,我這一生不為傷心掉眼淚,只為感動掉眼淚。所以心裡想說,待會他假如繼續哭,就好好安慰他一下。後來排好隊要帶出校門,一路上走,回頭看看他還哭得很傷心,所以我就走到他的旁邊,用我的左手拉住他的手,正準備用我的右手拍拍他的肩:別哭了!結果當我的左手握住他的手,這個孩子抓住以後,死命的喊:謝謝老師,謝謝老師!就一直這樣喊下去。我在那個當下,被他的電流電到了,眼淚在那裡打轉。不能失控,要帶隊出去,我就開始深呼吸,深呼吸幾次,走到隊伍前面,把他們送出去。送出門以後,我走進校園,突然有個很深刻的感受,不是我教了這個學生,而是他幫我上了為人師一個重要的一課。他告訴我,沒有孩子不能教,觀看我們的真誠心夠不夠。好,這節課到這邊,謝謝大家。

 

返回 [學佛入門]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