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淨宗簡介 |淨土法門 淨土風範 |認識佛陀教育 |佛法教學藝術 |學佛入門 |中華德育 |因果教育 |English
  兒童教育之始-童蒙養正

  人之所以為人,以其生存於父子、君臣(領導者與被領導者)、夫婦、長幼、朋友之中,其心術、威儀、衣服、飲食無不各有符合自然法則的規範。對於這些做人的規則,中國古人歷來十分重視在童蒙階段的培養,因為「修之則吉,悖之則凶」,而且「少成若天性,習慣成自然」。

  做人的教育、生活的教育是中國童蒙養正的主要內容。遺憾的是我們現代年輕的父母多注重子女純書本知識的傳授和技能的習練,而忽略了孩子的根本教育。但有沒有這基礎教育對孩子的影響是非常大的。我們且舉一個身邊的例子:  

  兩個新分配的名牌大學的畢業生甲和乙,學業成績是同樣的優秀。但試用期過後,單位只留下了甲,卻沒有給乙轉正的機會。為什麼呢?

  我們看一看甲乙的表現:

  甲到辦公室後,微笑而有分寸地與同事和領導打招呼,在工作中言語有禮,稱呼冠師,尊敬每一個同事。工作之中常常熱心幫助大家,大到電腦故障的解決,小到提重物,擦桌掃地,樣樣乾得。同事們也因此都樂於在工作中教導和提示這個新來的小夥子……

  乙呢?不論是到達還是離開辦公室對誰也不打招呼。對於單位的長輩直呼其名,態度隨便。周遭同事需要幫忙時,他往往是視而不見。就連午餐也是大家都點好菜後,他纔來,還有人未吃完時,就無故提早退席。常常令大家感到另類、不易交流、不好合作。

  甲乙的差別實際上就在於有沒有接受過基本的、點滴的、做人的教育。乙的職場生涯從一開端就跌跤了。

  這僅僅是一個小例子。在幼童階段進行的德行培養、做人教育和生活學習,其對人生和社會的影響遠比此例所表述的要重大且深廣得多。古人的教育是全方位的育兒教育,通過生活學習實踐,紮紮實實地實現變化氣質、養正心性,在此基礎之上的才藝和知識的研習纔能真正起到改善民生,造福社會的目的。在此我們推薦《朱子童蒙須知》,請為人父母者從瞭解到實證,讓孩子們能夠真正受益。

朱子童蒙須知

  夫童蒙之學,始於衣服冠履,次及言語步趨,次及灑掃涓潔,次及讀書寫文字,及有雜細事宜。皆所當知。今逐目條列,名曰童蒙須知。若其修身、治心、事親、接物、與夫窮理盡性之要,自有聖賢典訓,昭然可考。當次第曉達,茲不復詳著雲。

  蒙養從入之門,則必自易知而易從者始。故朱子既嘗編次小學。尤擇其切於日用,便於耳提面命者。著為童蒙須知。使其由是而循循焉。凡一物一則,一事一宜,雖至纖至悉,皆以閑其放心,養其德性,為異日進修上達之階,即此而在矣。吾願為父兄者,毋視為易知而教之不嚴。為子弟者,更毋忽以為不足知而聽之藐藐也。

衣服冠履第一

  大抵為人,先要身體端整。自冠巾,衣服,鞋襪,皆須收拾愛護,常令潔淨整齊。我先人常訓子弟雲,男子有三緊。謂頭緊、腰緊、腳緊。頭,謂頭巾。未冠者,總髻。腰,謂以條或帶,束腰。腳,謂鞋襪,此三者,要緊束,不可寬慢。寬慢,則身體放肆,不端嚴,為人所輕賤矣。

  凡著衣服,必先提整衿領,結兩衽,紐帶,不可令有闕落。飲食、照管,勿令污壞;行路、看顧,勿令泥漬。

  凡脫衣服,必齊整摺疊箱篋中。勿散亂頓放,則不為塵埃雜穢所污。仍易於尋取,不致散失。著衣既久,則不免垢膩。須要勤勤洗浣。破綻,則補綴之。盡補綴無害,只要完潔。

  凡盥面,必以巾帨遮護衣領,卷束兩袖,勿令有所濕。凡就勞役,必去上籠衣服,只著短便,愛護,勿使損污。凡日中所著衣服,夜臥必更,則不藏蚤虱,不即敝壞。苟能如此,則不但威儀可法,又可不費衣服。晏子一狐裘三十年。雖意在以儉化俗,亦其愛惜有道也,此最節身之要毋忽。

語言步趨第二

  凡為人子弟,須是常低聲下氣,語言詳緩,不可高言喧鬧,浮言戲笑。父兄長上有所教督,但當低首聽受,不可妄大議論。長上檢責,或有過誤,不可便自分解,姑且隱默。久,卻徐徐細意條陳雲,此事恐是如此,向者當是偶爾遺忘。或曰,當是偶爾思省未至。若爾,則無傷忤,事理自明。至於朋友分上,亦當如此。

  凡聞人所為不善,下至婢僕違過,宜且包藏,不應便爾聲言。當相告語,使其知改。

  凡行步趨蹌,須是端正,不可疾走跳躑。若父母長上有所喚召,卻當疾走而前,不可舒緩。

灑掃涓潔第三

  凡為人子弟,當灑掃居處之地,拂試几案,當令潔淨。文字筆硯,凡百器用,皆當嚴肅整齊,頓放有常處。取用既畢。復置元所。父兄長上坐起處,文字紙紮之屬,或有散亂,當加意整齊,不可輒自取用,凡借人文字,皆置簿抄錄主名,及時取還。窗壁,几案,文字間,不可書字。前輩雲,壞筆,污墨,瘝(解:曠廢,音:同瓜)子弟職。書幾書硯,自黥(解:刺刻花紋並涂顏料,音:同晴)其面。此為最不雅潔。切宜深戒。

讀書寫文字第四

  凡讀書,須整頓几案。令潔淨端正。將書冊整齊頓放。正身體,對書冊,詳緩看字,仔細分明讀之。須要讀得字字響亮。不可誤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牽強暗記。只是要多誦遍數,自然上口,久遠不忘。古人云。讀書千遍,其義自見。謂熟讀,則不待解說,自曉其義也。餘嘗謂讀書有三到。謂心到、眼到、口到。心不在此,則眼不看仔細。心眼既不專一,卻只漫浪誦讀,決不能記。記,亦不能久也。三到之法,心到最急。心既到矣,眼口豈不到乎。

  凡書冊,須要愛護,不可損污縐摺。濟陽江祿,書讀未完,雖有急速,必待掩束整齊,然後起。此最為可法。

  凡寫文字,須高執墨錠,端正研磨,勿使墨汁污手。高執筆。雙鉤,端楷書字,不得令手揩著豪。

  凡寫字。未問寫得工拙如何,且要一筆一畫,嚴正分明,不可潦草。

  凡寫文字。須要仔細看本。不可差訛。

雜細事宜第五

  凡子弟。須要早起晏(解:晚,音:同燕)眠。

  凡喧鬧爭鬥之處,不可近。無益之事,不可為。

  凡飲食有則食之,無則不可思索。但粥飯充飢,不可闕(解:缺少、虧損,音:同缺)。

  凡向火,勿迫近火旁。不惟舉止不佳,且防焚爇(解:燒,音:同弱)衣服。

  凡相揖必折腰。

  凡對父母長上朋友,必稱名。

  凡稱呼長上。不可以字,必雲某丈。如弟行者,則雲某姓某丈。

  凡出外,及歸,必於長上前作揖。雖暫出,亦然。

  凡飲食於長上之前,必輕嚼緩咽,不可聞飲食之聲。

  凡飲食之物,勿爭較多少美惡。

  凡侍長者之側,必正立拱手。有所問,則必誠實對。言不可忘。

  凡開門揭簾,須徐徐輕手,不可令震驚聲響。

  凡眾坐,必斂身,勿廣佔坐席。

  凡侍長上出行,必居路之右。住,必居左。

  凡飲酒,不可令至醉。

  凡如廁,必去外衣。下,必盥手。

  凡夜行,必以燈燭,無燭,則止。

  凡待婢僕,必端嚴,勿得與之嬉笑。執器皿,必端嚴,惟恐有失。

  凡危險不可近。

  凡道路遇長者,必正立拱手。疾趨而揖。

  凡夜臥,必用枕。勿以寢衣覆首。

  凡飲食舉匙,必置箸。舉箸,必置匙。食已,則置匙箸於案。

  雜細事宜,品目甚多。姑舉其略。然大概具矣。凡此五篇,若能遵守不違,自不失為謹願之士。必又能讀聖賢之書,恢大此心,進德修業,入於大賢君子之域,無不可者。汝曹宜勉之。

  古人的教誨完備周詳,雖然我們身處時代不同,生活方式發生了很大變化,但可以從每一則教誨中讀出其規範的義理,守住原則並靈活運用於日常生活教育中,就能落實兒童的養正基礎教育,真正造福於我們的孩子們。

參考資料:《五種遺規》(陳弘謀編輯)